Pi's mumble

去摘沼泽中心的花

冒个泡。要不是今天莫神无意中说起,我都忘了曾经还有LOFTER这么一个画质压缩比朋友圈友善那么多的地儿了。

LOFTER上关注的一大堆大神都陆陆续续停止更新了让我没有看片的动力最终删客户端是一方面,自己现在快门按的少了也是一方面。不过最根本的还是自己的态度变了。以前拍了东西总想求证下别人的意见好完善自己。现在觉得艺术特么简直就是最大的玄学,根本是理工科思维的另一个极端。一个人的奶茶可能是他人的豆汁儿,反过来不也同样贴切。毕竟每个人传感器都不一样,根本无法找到认同和否认的统一标准。不认同实属常态,认同说到底也就是一种缘分,一种巧合。

与其像买彩票般追逐巧合。我想,只要别是什么伤天害理泯灭人性,不管做什么,能让自己觉得开心,也就很足够了。毕竟,是否取悦了自己,这可是个答案肯定的问题。